魔法绵羊>文章>【巨龙风暴】我对近期摩登克撒套牌的一些理解——实战战报&换备策略

【巨龙风暴】我对近期摩登克撒套牌的一些理解——实战战报&换备策略

作者:刘骅踪日期:2020/01-13 

比赛是邀请赛制,只邀请前32名当年度参加周赛次数最多的牌手,由于人数并不多,所以比赛竞技程度不太强,但Meta比较均衡,几乎涵盖了摩登大部分一二线套牌,占比比较高的是克撒体系、雪境控制系、奥扎奇塔、阴影系,和金鱼的Meta基本相仿,所以我也决定用战报的形式来看展示克撒的具体Meta对局情况而不是逐个分析Meta对阵,相比来说战报会更加有意思一些。

(聚污三角洲是4张)

R1 Bant Snow Control Chunxue Gou OO

对面是奥赛八强选手,扔赢了骰子先手,起手是四个地蓝指金鹅OKO,二回合能OKO还要啥自行车,接了。我出金鹅对手海岛出星盘,应该不是Mirror就是雪境控制,我2T又抓了一块地出OKO被对手移走蓝指FON,感觉后续没威胁这盘要凉了。对手2T下地过,到我我又双叒抓了一块地,场上俩地一个鹅,手上蓝指也用不出来,只能下地空过,祈祷对手别出个太菲力,神奇的是对手也空过,我回合末造食物,抓了个克撒,想了想下地过了,因为出了被杀被康或者被变鹿基本就这盘就捐了,也没敢动。对手看我一直持续下地干瘪连活都不带干的,就在第五回合Tapout出了个英雄太菲力被我蓝指,蓝指又抓了个克撒,对手回合末我用神秘圣地把蓝指放到牌库顶,我出克撒到对手,对手空过,我抓了聚金拒斥,算上食物和组构体一共大概7个费手握蓝指+聚金拒斥觉得稳的一比,但是没法启动克撒的异能,因为启动了一个反击都用不出来太不安全,就直接空过,连克撒都没踢(因为怕对手闪现蛇),对手回合末大法师护符抓了俩,之后主回合最高裁决,虽然手上还有一个克撒,但我也不想让场上这个克撒白死,因为有了克撒就有了源源不断的手牌,没有不救的理由,于是就选择用蓝指选择克撒回手抓牌,对手响应再用PTE杀我克撒,我已经决定保着这个克撒,肯定就保到底了,而且对手也只有一费了稳康,就用聚金拒斥反击PTE,之后对手使用了。。。神秘干扰

我:“大哥你怎么主牌还有这个啊?喵喵?”

对手:“都是因为你们这些克撒套牌太多了,迫不得已带的”

我:“。。。是在下输了”

然后我就把克撒组构体金鹅全都搓堆儿抬走了。。。

之后又抓到了第三个克撒,就出了个克撒,果然局势如我估计的那样,对手得面对组构体的攻击,还得面对克撒每回合启动异能,手牌不够没法与之抗衡,遂投牌。

备牌换下三个玛珂,两个爆裂物,换上两个神秘干扰,两个绿波和一个倨傲击

G2我后手,起手是星盘、巫惑井、OKO、聚金拒斥、三块地,觉得这个起手还不错,有长盘,还能反击对手先手三回合的OKO,就接了,对手1T出星盘过,到我抓地,想了想觉得不需要更多的手牌,但要先规划后面的游戏计划,就选择先出巫惑井,结果占卜到了地和蛋白玛珂,感觉很好,因为三回合能形成一个出OKO并用聚金拒斥保护的场景,就keep玛珂不要地。对手2T、3T都下地空过,到我抓到了大法师的护符,但还是有点儿犹豫是不是按照原计划执行,怕吃神秘干扰+绿波或是神秘干扰+FON的套餐,后来一想这概率并不大,与其坐失良机不如果断出击,就直接顶着出了OKO,结果居然结算了,连聚金拒斥都省了,之后就什么可说的了,对手手上都是去除和扫台,和鹿群搏斗了一辈子OKO还站在场上…

R2 Elf Le Ding 00

对面又是个奥赛八强选手,由于对手的部分备牌是我帮他找的,所以我知道他是Elf。横着铺的对局都是克撒的劣势对局,我一脸不愉♂悦的坐在对手面前,还好扔赢了骰子选先,G1起手是金鹅、克撒、蓝指、巫惑井、地地地,因为蓝指是这个对局里最为关键的一张牌,所以看都没看秒接,前面也没啥可说的,大概就是我出完克撒的那回合到了对手,对手把所有手牌在那回合都出完了,场上粗算了一下如果踢过来大概打我七八十点问题不大,到我我抓了个爆裂物,出手上的星盘然后又抓了个爆裂物,但对手费用随时张开,有伊祖黎能重生,基本炸几都炸不干净,就没太想着爆裂物的事儿,还是用组构体+蓝指争取Race,当时费用很多,我就先把X=3和X=1的爆裂物都拍在场上震慑对手并增加组构体的攻击力,留了个蓝指的费用和一个找地地到对手,对手宣布进攻我Tap and Draw,对手响应用唤族妖精呼唤同伴,结算后我抓到了米斯拉的饰品,对手回合末我用找地地找到神秘圣地把蓝指放到牌库顶,后来想了想下回合到对手蓝指全横回手神秘圣地,之后下地买蓝指用饰品抓起来能拖一回合,再下回合同样如此操作,用井抓起来又拖一回合,至少能多活3回合,3回合一个组构体稳定给对手打死,所以这时候最大的威胁只有荨麻原哨兵,因为他可以在我横人完了之后出手牌立起来阻挡,所以就开始各种思考怎么解决掉对手的阻挡者这个问题,但好消息是只有组构体还剩最后一脚的时候对手才有人立起来档,遂主回合蓝指横人攻击致胜。

备牌换下2聚金拒斥,3个大法师的护符,上了4送终一击和一个AT

G2 后手,对手调度,我起手地地地地克萨蓝指玛珂,跟着一起调度,再起手是地地地饰品玛珂送终一击OKO,虽然起手不咋样但六张有点去除没什么不接的理由,而且五张几乎就没法打了,就放了块地回去,对手一回合加速,到我我抓地,想了想没有任何杀这个提速的理由,因为我有限的游戏计划就是出OKO构筑防线,杀了这个提速对手的速度是变慢了一点儿,但我后手三回合才能出第一个威胁,对手只要不卡地,先手三回合出妖精头我就得被迫变鹿,这样对手只要把OKO打死我基本就可以投牌了,对手二回合出2号提速出军伍就更完蛋了,所以我只能选择去杀对手二回合的三费曲线,保证我三回合的OKO争取能造个鹿顶住让OKO不死,我回合末找蓝黑圈横进,2回合抓到了金鹅,对场面也没啥作用,但好歹比地强,就拍出来了,对手果然如我所料的二回合出了妖精头,被我回合末牺牲饰品反抗送终一击杀掉,饰品看到对手牌库顶是罗堰地精。到我我抓到了克撒,但因为牺牲了饰品不金技出不来,况且这时候就算能出来也啥用没有,还不如OKO,就出了OKO,但不能变任何神器,会导致我如果下回合不抓地没法金技出不来克撒,就把金鹅变成鹿来阻挡,结果对手没有第三块地,使用了手上的领授神言,看了五张之后直接把五张都拍在我脸上…我一看都是生物,有两个德维恩的精兵,一个集宝奥夫,一个伊祖黎和一个我已经记不住的什么妖精,反正觉得心里一凉,到我抓地找神秘圣地把送终一击放到牌库顶,出克撒,变鹿开始跟对手Race,对手下回合抓到了地,出了伊祖黎和罗堰地精,到我我没有找地地只能把刚抓的玛珂出来利用传奇规则顶掉触发反抗杀了伊祖黎,我法术力源不富裕,食物牺牲了,不想变蛋白玛珂,只能把一个刚出来的星盘变成第三只鹿,用其他两只进攻,对手因为没台面所以都中,对手回合把能出的所有妖精都出了,当我正在考虑All-in之后有没有被topdeck传承德鲁伊爆费反杀的可能性时,抓了个蓝指… 在对手的“你是汪汪汪吧”的吐槽下,结束了比赛,汪汪。

R3 Bant Urza Xuebin Chen XO-

对面又双叒是奥赛八强选手,暗想幸亏今天赛制不是薪传…G1扔骰子赢了选先手,起手一看有金鹅有OKO有克撒感觉这盘优势很大,我一回合金鹅对手一回合也金鹅,还出了个玛珂,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我的预感完全正确,我出了OKO造食物以便下回合出克撒,结果对手也出了个OKO,变起玛珂就上,因为他OKO是五个豆,导致我的克撒憋在手里出不来,只能鹿群大战,金鹅填旋保OKO,然而对手张开很顺利,接连闪现死触蛇阻击了我的鹿群,逐渐我的OKO体力不支对手还领先一只鹿,如果想活下去必须用大法师的护符抢对手一只鹿,此时对手有一张手牌半天没出,估计是个地或者Mox,所以我怕对手抓个反击,维持把对手的鹿抢了过来,结果…对手也抓了个大法师的护符又把我抢过来的鹿抢了回去…此时我瞬间想起逗鱼时刻里两个牧师用精神控制拔河的搞笑场景,欢声笑语中然后打出GG。

备牌上了2送终一击 2神秘干扰 2绿波 下了1蛋白玛珂 2聚金拒斥 2爆裂物 1蛇

换备期间陈大师问我:你觉得OKO在摩登有可能会被禁么,我当即回答不太可能,因为现在Meta前四有三套不用OKO(当时金鱼Meta前四是奥扎奇塔,阴影,蓝绿克撒和护身符泰坦),后来吃饭的时候想了想,觉得这个回答,并不很准确,具体分析后文再讲。

G2我先手顶出OKO,并用绿波保护,对手解不掉只能在我回合末用蓝指回手抓牌,中了个绿波亏炸,对手换上了一堆PTE但我没克撒,而且由于OKO在的原因对手有克撒也出不来,后来对手也出了个OKO,虽然场面落后但手上PTE多,又变成了鹿群厮杀的场景,之后对手掏了个寺院明师吓了我一跳,到我我抓了个大法师的护符,对手有两张手牌,本来想用大招把寺院明师换过来,但万一对手手上是俩瞬间我就螺旋爆炸,所以赶紧用OKO变鹿,对手响应用大法师的护符抓两张被我反击,但多了个1/1的和尚,然而这时候对手的手牌已经见底,有点儿爆地,而我虽然资源很紧张,但手牌富裕而且OKO豆比对手多很多,逐渐对手的OKO先体力不支倒地,也打出了GG。

G3起手如下: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起手太骗局了,遂调度,调度后我接了个有金鹅,大法师的护符,克撒的起手,结果对手又一回合金鹅二回合OKO,拉锯了一会儿感觉逐渐打不过了,但正好时间到了,各种填旋了几回合握手言和。

R4 Eldzari Tron 00

G1 扔骰子输了后手,但起手是金鹅、OKO、克撒、聚金拒斥、三个地,这个起手我刚自我感觉良好,对手就1T塔+地图,我感觉已经凉一半,到我抓到蓝指1T金鹅,对手2T出殿堂让过,当时一来发现是奥塔感觉舒服多了,二来发现对手塔脉炉也不齐,不足为惧,到我我本来想直接出OKO加豆,后来有点儿怕他回合末找个殿堂主回合直接出跑步机,这样我就很难受,就鬼使神差的直接让过等着先把他跑步机反击了再出OKO,结果对方确实找了个殿堂,一切都在我的计算之中,我正准备反击对手的跑步机,然后对面抓完牌下了个灵魂洞窟喊奥扎奇出了个大眼,我当时就觉得犯了个惊天巨包,出OKO加豆被跑步机打的剩1也完全可以接受,下回合出克撒,OKO把他跑步机变鹿就顶住了,而且对手回合末本来就可以找灵魂洞窟出别的奥扎奇绕过反击,我简直在胡玩,一定是前面Mirror打满50分钟脑子不够使了,对手扔了OKO我只能回合末造食物,到我我抓了个爆裂物,直接0豆拍场上,出克撒留个拼造康也不知道康啥,对手回合下了殿堂想出心灵石,我那个拼造康已经几乎成废纸了正愁没得反击,看都没看就康了,然后对手用剩余的两个费出了个弩炮,我才知道对手是心灵石掩护想保这个弩炮,由于对手费用也不张开,觉得压力不大,被大眼打一脚,到我我抓到了大法师的护符,准备用这个解决弩炮,对手回合开始拿大眼进攻我,我一看组构体是44的就直接上去挡然后用金鹅造了个食物变成55,准备等对手加豆的时候响应用护符把弩炮干掉,结果对手想了想直接结算了并牺牲弩炮打死组构体,我感觉一换三血赚,然而对手又出了个大眼,由于没法反击,我只能用大法师的护符抓了两张,手牌是地、克撒、蓝指,对手把蓝指扔了,结果我又抓了一个,但是由于有灵魂洞窟,我也不能留费等着对手,那样无异于等死,所以就启动克撒的异能,对手说,你随便,别翻个OKO就行,结果还真翻了个OKO… 之后对手塔脉炉齐了用一号爆裂地把鹿清的只剩一只0费的,又用二号爆裂地加到三个豆和OKO一换一,并在当回合施放尽归尘土,我手握蓝指根本不慌,由于我还有只鹿急于想和对手Race并且想拖对手的节奏,就选择反击回手大眼,事实上这也是完全错误的,因为这样对手下回合又可以知道我的手牌信息,看着我手牌打,并能扔掉最厉害的一张。但之后的几回合由于克撒的存在,我每回合的费用几乎和齐了塔脉炉的奥塔一边多,打的也越来越贪,两个蓝指+大法师的护符+神秘圣地+一些抓牌神器几乎相当于抱着牌库和对手玩,甚至开始主回合回手对手终结恶体,让对面连一张牌都不能抓,对手逐渐消耗不过,遂投降。

换下1蛋白玛珂 2爆裂物 2大法师的护符 1蓝指 上了3 滞阻法球 1 AT 1锯傲击 1还诸自然

G2 我起手玛珂玛珂玛珂…已经不想往后看了,随便看了一眼就直接调度,调度之后前三张又有俩玛珂,怀疑自己真的好好洗牌了么…还好后面有拼造康,滞阻法球,和仨地,已经不能要求更多了,赶紧扔回去一个玛珂,对手又是塔地图开局,到我我抓了个OKO,我下地把玛珂赶紧扔出来省的他抓个圣杯封0,对手二回合出矿过,我出法球,对手还是把三件套找齐了,之后他抓了个虚空圣杯,因为有法球反正没事儿干,就出了个圣杯封1,到我我抓了个还诸自然用不出来也没时间用,出OKO把玛珂变鹿攻击,对手到了第五回合出爆裂地让过想下回合清法球,到我我又抓了个OKO,觉得时间已经不够了,没机会再耗着,就直接用1号OKO变鹿2号OKO直接造食物加快一回合游戏节奏,然后对手主回合用了所有的地把法球清了,但下错了地下成了矿脉出不来3/2,问我能不能倒回,我觉得就是画看错了也无所谓,就同意了,最后还是鹿群的速度更快一筹,对手认负。

R5 一看没有Pair Down,赶紧ID

8进4 GR Ponza Yuchen Liu 00(编者:各位可能感觉这个名字最近经常出现在北京各个赛事的战报中,但是我想说,常在北京玩牌的有三个人叫Yuchen Liu,而其中大部分进八强的,都不是我

这是个主牌局很好打,备牌局很不好打的对局,因为对手备牌有一众打克撒专用的至尊备牌,比如窒息、常年怀恨、绿波等等,尤其是窒息,吃了基本上车跑路,这个套牌由于有神秘圣地的特殊构造全套牌只有一张叫做树林的牌不是海岛,其他全是海岛或者找海岛的。由于邀请赛有自己规则,瑞士轮靠前的牌手可以选择先后手,我11分排名靠前,于是选先,我一看起手连地都没有,直接调度,调度后接了个地、地、地、巫惑井、聚金拒斥、OKO的起手,感觉是个不错的起手,结果对手一直调度到5,没抵抗几下就投了。

换下3蓝指 2大法师的护符 1巫惑井 换上4 送终一击 1AT 1还诸自然

G2后手,起手对手调度,我起手大概是地、地、地、OKO、聚金拒斥、饰品、密设爆裂物,一看这个起手能反击对手二回合的Choke,秒接。对手一回合下提速,到我抓了个还诸自然,对二回合的Choke有了其他解,就开始长考,我主要的决策点就是要不要出这个爆裂物,不出可以下找地地空过,这样一能防对手二回合炸地,二能防对手二回合Choke,结果是省下一个爆裂物之后能清台。但对手只要二回合出的是生物,就只能结算。出了爆裂物就能用聚金拒斥干掉一切,但爆裂物就白没了,亏张手牌。我想了想对手二回合可能出的生物是干练烈焰术士或者是不倦追迹人,无论哪个结算我都完全不能接受,因为我的第一个威胁三回合才能出,那时候对手出个BBE再加上这个人可以轻松把我的OKO打飞,所以思考之后把0费神器都拍出让过,对手抓牌后出了个集宝奥夫,我想了想没有反击的理由,就响应把饰品牺牲了,反正少个饰品下回合还能用拼造康,对手下回合又出了个提速,两个人踢我,我出了OKO把爆裂物变鹿开始构筑防线,对手抓的不太好,抵抗了两回合就投了。

4进2 GR Ponza Yinqing Wang OXO

由于我们打的很快,我就去看另外八强的六个人,分别是奥扎奇塔对另一套炸地,绿塔对勇得,蓝绿克撒对班特中速,心想这里面估计可能勇德和班特中速相对好打一些,希望下轮能遇上,于是打完了一看4进2又分给我一套炸地…

G1,对手是瑞士轮第一选择先手,我后手有巫惑井、星盘、蛋白玛珂、聚金拒斥、地、地、神秘圣地。对手一回合圈地横进过,这个开局对我比较有利,最起码我二回合不会吃炸地,我出巫惑井看到了克撒和地,我思考了他接这个起手的理由一定是三回合有数张炸地+威胁,否则为何要接一个没提速的起手?所以我那个神秘圣地基本不可能竖着进,相当于没有,就all keep,对手二回合也空过了,我出了星盘,但故意没出Mox,隐藏下回合能跳出4费出克撒的信息,果然对手3T想用石雨炸我海岛,我本来想着直接康了顶克撒,但感觉反正是资源的交换,我那个时候地已经富裕,炸了我下回合横进神秘圣地照样能用聚金拒斥反击其他更厉害的四费威胁,不能把唯一宝贵的反击浪费在这个炸地上,到我我抓了个大法师的护符,按计划横进地让过,对手第二个石雨,由于我没有额外的地了且下回合能用大法师的护符保护克撒,故直接聚金拒斥康掉,到我回合我把手上的玛珂出了下地出克撒,三个神器正好三费攥着大法师的护符等着保护克撒不被终耀巨龙喷死,对手回合出干练烈焰术士,我觉得这种调整没什么反击的必要,对手弃掉两张打我没用的红月抓了俩,我这时候最需要的是更多的威胁,而不是一直保护自己的克撒不死所以回合末用了大法师的护符抓了两张,运作了一会儿既有OKO又有更多的反击,对手资源跟不上,投牌、

换下3蓝指 2大法师的护符 1巫惑井 换上4 送终一击 1AT 1还诸自然

G2后手,对手调度,我起手是海岛、海岛、饰品、金鹅、送终一击、OKO、OKO。 考虑了很久,总觉得这个起手不太能接,但对手调度了,想了想如果到我我抓地直接起飞,不抓地下回合牺牲饰品抓两张只要其中有一个地也可以玩,抱着贪念接了,然后等到有了第三张地发现是个积水墓地啥也干不了,对手还把我那块地给炸了,然后拍了个窒息,我整个人都窒息了,赶紧收摊,下次决不能接这种贪念起手,必死。

G3先手,起手是金鹅、OKO、克撒、地地地地,感觉这起手已经无敌,对手也接了,我1T出金鹅,对手竟然竖进红绿圈闪电击把我的金鹅打死了,这下完全打乱了我的游戏计划,我2回合抓了块地,只能空过,对手下地出了个出了个金针喊OKO,我瞬间感觉“我无敌了”就是个超级Flag,我三回合又抓了快地,只能空过装作有反击,结果对手卡在两地,出了个提速,应该是这回合刚抓到的,到我我抓到了聚金拒斥,但场上只有个鹅蛋,我出克撒就意味着毫无保护,可能会吃窒息,但如果直接空过后果也许更可怕,对手有三个费可能出个其他威胁骗我的反击,我如果不康节奏差的不行,康了下回合出了克撒还是会吃窒息,如果对手接下来两回合连续抓到了地我甚至可能被终耀巨龙耗竭一波带走,而且如果对手抓了个地在绿波的掩护下出窒息我一样直接投牌。只要选择挂机康对手就有很多直接暴毙的可能性,所以我这时候只能采用最激进的选择,出克撒,如果吃了窒息我手上还有两块地,也许能与之周旋,对手没抓到地,但手上果然有窒息,到我我一个地立不起来,但抓了个大法师的护符,当时就闪过了一个念头,对手的那个乔木妖精是我这盘取胜的关键,所以没多想就用找地地找了个海岛把对手的乔木妖精抢了过来,对手终于抓到了地,出了干练烈焰术士弃掉不倦追迹人和寻水兽抓了两张,我感觉心里一凉,这说明手上的牌至少都比寻水兽还厉害,到我还是一个地立不起来,但抓了个金鹅,我下了手上最后一块蓝绿找找了全套牌里唯一不怕窒息的树林出了金鹅,过了到对手,对手下地四块地出了个寻水兽被我聚金拒斥反击掉,接下来的几回合我又抓到了另一个聚金拒斥和另一个克撒,此时基本游戏计划就是主回合让过,看对手出的威胁是不是致命,不致命就通通结算,回合末用金鹅造“蓝玛珂”,再用乔木妖精把蓝绿圈地立起来,对手在寻水兽被康的下回合出了最终巨魔图伦,我反击不了所以直接结算,再下一回合出了龙被我反击掉,之后出了个金针把克撒的异能也扎了,又用掠夺把组构体炸掉,此时局面又恢复了均势,我好不容易重建起的法术力系统变成了空有费用没地方施放。由于没有强力生物顶不住图伦的进攻,我只能把手上唯一的克撒出了,用组构体单防图伦,对手的这几回合没有All-in或是用图伦进攻,说明也没抓到闪电击,之后对手抓了两个顽强巴洛西,我也比较干瘪,抓了俩送终一击也不知道送谁去,抓了个金鹅和蛇,对台面没什么影响,但好消息是又抓了个克撒,这样最起码保证场上的克撒被杀了以后法术力系统不会瞬间陷入瘫痪,因为就算克撒被杀了,我也有2金鹅1乔木妖精1树林和1滋生之池五个法术力源把手上的克撒出来,过了几个回合我又抓了更多的海岛和OKO,对手也在抓地和提速,我每回合用金鹅造两个食物,组构体甚至过了10攻,终于我先抓到了改变台面平衡的单卡---还诸自然,我感觉胜利的天平已经向我这边倾斜,因为它不会被绿波,我还可以找神秘圣地反复利用,问题是居然一个找地地都没有,当时法术力系统可以正常运转,所以窒息已经没有那么可怕了,而那两个金针考虑了一下,让OKO进战场对战局几乎毫无影响,一回合造只鹿速度太慢,我又把蓝指全下了,不可能一下KO对手,对手三个4/4壮汉和无数1/1在场上不知道哪辈子才能踢过去,所以决定炸掉扎着克撒的金针,然后启动异能翻了个星盘,星盘抓了个大法师的护符,我大概那时有10个左右法术力源,五个用来启动克撒异能,剩下用来在对手回合反击和用金鹅造更多的“蓝玛珂”,之后几回合我用克撒翻到了AT和找地地,炸了扎着OKO的金针,出了OKO开始造鹿,漫长的拉锯战终于接近尾声,因为我已经不需要用神秘圣地买还诸自然消灭窒息了,所以果断买了个坟场里的大法师的护符,手握两个护符基本能应对各种情况还有绿波,想了想除了对手抓了个大茜卓这样不能被反击的可怕威胁基本很难翻台,所以想赶紧结束比赛避免此类情况发生,就把憋在手上的OKO一个顶一个的都出来把造鹿的速度加快,在对手的回合末用送终一击去除了所有除了图伦的四防生物之后用鹿群两拨All-in战胜了对手。比赛虽然赢了,但现在回想当时的比赛,顶克撒那回合还是值得商榷,其实还有其他的选择,就是挂机空过康对手然后用神秘圣地买聚金拒斥,主回合下第五块地出克撒,正好剩三个费还能再反击,只要没有绿波,会比我在比赛中的决策更加稳妥,当时还是有些冲动了。

决赛我知道对手是Mirror,但是是我的之前测试过的湖妖卡恩版本,由于我的版本短康更多,比对手灵活,所以感觉小有优势,除了主牌局不好解决艾莉是个问题,刚准备继续迎战,但抬头一看已经快九点,这时才发现我们上轮的拉锯战打了一个多小时,再看看我对面屋子的队友已经饥肠辘辘的看着我,对手也是刚刚艰难的战胜了自己的劣势对局绿塔,也打了一个小时疲惫不堪,所以就约合去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我想了想回答陈大师的话,觉得经过了这几轮比赛,这个回答并不太准确,OKO这张牌有些阻碍套牌构筑里放生物的趋势,因为高费用生物被变鹿很亏,大家就都被迫采用费用更低廉,更灵活的生物或是减少生物的数量,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点不利于环境的健康发展,使环境的生物变得跟家极端化,而克撒虽然后期能力强大,维度多样,但也绝不像Hogaak那样不讲道理,综合现在的Meta情况,我现在的猜测是,短时间之内应该都不会被Ban吧,但现在的摩登在先驱出来之后颇有些Dead Game的意味,虽然多样性和趣味性丰富,但环境还是有些极端拼胡,愿明年赛制能更合理吧。


我要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评论,与本站立场无关!

暂无相关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