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绵羊>文章>2018静冈大奖赛战报

2018静冈大奖赛战报

作者:郭城日期:2018/12-11 

Hi,大家好。在刚刚结束的标准构筑GP静冈上,我比较遗憾地在最后一轮输掉了win and in对局,最终名列第17名。这虽然不能说是个太好的结果,但我却还是挺高兴的,因为这不仅是我个人离GP 8强最接近的一次,而且某种意义上讲这次的GP也证明了我最近对万智牌的一些态度上和准备上的调整有一定的成效。不过,令我感到悲伤的是,由于我最终小分力压主鞭,所以这次写战报的任务只好由我来承担了。那么接下来我就将简单讲讲这次静冈双GP的经历。由于我标准部分套牌是纯抄的主鞭牌表,所以套牌怎么组之类的问题就留给主鞭以后的文章给各位读者仔细讲解了,在标准构筑部分我更多会讲讲我个人的体会和一些思考。

周三周四

由于我之前需要出差从而并不是直接从北京出发去日本,因此在大概一周之前就确定好了带一套1.5(混红奇迹)和两套T2(黑绿+杰斯凯)出门了。为什么带奇迹自然是因为一直在玩这套牌,并且在MO和实体胜率也都还可以(对我来说过了一半在T1.5就算还可以了)。带这两套T2的技术层面原因我在之前的套牌推荐里也说过了,而另外的原因则是向我借T2的杀哥首选是杰斯凯。我大体T2套牌选择的想法也很简单,那就是如果杀哥要玩T2,那我就玩黑绿了,而如果杀哥不用玩T2,我就再看看用什么。

我周三晚上抵达了东京成田,然后就搭乘铁道前往杀哥风景如画的豪宅寄住一晚。杀哥的豪宅设施非常丰富,到处都摆放着衣服、塑料袋和箱子这样的奢侈品,从而找能不破坏杀哥高档生活的地方落脚放东西花了我不少时间。另外,杀哥平时也非常注意环保,为了避免大自然遭到破坏,他宁可一切都自己扛,把垃圾都珍藏在自己的房间里,以这种方式为保护地球母亲尽自己的一份力。(小编:此处应有一张照片)这些都让我十分佩服,所以自然我只好请杀哥在附近吃了一顿日本垃圾食品(炸串)。在席间,我和杀哥就奇迹到底该怎么组和怎么换备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比如奇迹到底能不能在备牌局换下地或者打谁下几个Force这种根本没有结论的问题。杀哥由于周三当天刚在晴屋店赛里,奇迹镜像吊打高桥,因此对自己的牌表十分有信心。争论了好几十个小时之后,我们都累了,便返回杀哥的豪宅睡觉,毕竟第二天还要早起前往静冈玩T1.5的PTQ。杀哥至少在席间说服了我一点,就是尝试一下主牌放一张探寻阿兹坎特。于是,我和杀哥都决定在PTQ上使用主牌天使+阿兹坎特的版本试试手感,然后视PTQ结果决定正赛使用什么版本。

第二天一早,我和杀哥就赶往东京站乘坐新干线前往静冈。我们如愿以偿不到12点就赶到了赛场参加PTQ。下面就是T1.5 PTQ的简单战报(PTQ我怎么换备牌的实在有点想不起来了,而且由于套牌版本和正赛也不完全一样,所以战报里就不写了,除周四PTQ之外的每轮比赛我都会把怎么换备的简单列出,以供读者参考):

R1 蓝白奇迹 XX

第一轮对手在发现我也是蓝色套牌后先手2回合顶出抵消,我Force,对手也Force,从而奠定了基调。但是还好对手没有脑激,于是我还能玩。在我试图调整手牌找到杰斯的时刻,对手又顶出了B2B,进一步限制了我的法术力。游戏逐渐进入中期,我和对手开始交换威胁,对手由于没有AK,手牌方面陷入劣势,但奇迹镜像长盘往往解要比威胁多不少,因此对手有名师显然比我的天使更占据优势。我费劲千辛万苦设置了一张天使,而对手手里抓到了Flusterstorm,由于之前对手的B2B,我没法选择留太多费,最终威胁被对手解光输掉主牌局。备牌局我接了一个风暴康、红波、两张抓牌、3张地这样的比较被动的7张,被对手基定+泰菲力迅速击毙。

R2 黑绿深渊 XOX

主牌局我后手被对手思绪+亲信轻松打炸。第一个备牌局我先手2回合立出抵消没被衰败,然后利用脑激控制住场面最终大杰斯登场赢下游戏。第三局我则接了没法抵抗图赞的手牌中了两发图赞输掉对局。这个对局我之前一直感觉不太好打,如我在套牌推荐中说的那样,奇迹似乎没什么黑绿深渊特别怕的牌,而黑绿深渊的弃牌+图赞或者弃牌+亲信则威力巨大(毕竟奇迹的解都太窄了)。

R3 Sneak Show XOO

主牌局我接了抓牌和去除多没Force的起手,发现对手是SNT后已经感觉凉了一半,果然对手在危险边缘试探两下后果断码出组合技将我击杀。第二局我抓到了很多迅咒和红波,从而限制对手手牌调整并且迅速摆出威胁赢得游戏。第三局则比较有趣,我调度到6后手牌是迅咒手摘手摘风暴康地地只得接了。对手1回合脑力激荡我想了想直接手摘了,之后对手2回合顶出母生树。这里我以为我已经输了,但还好3回合下地让过,回合末我赶快跳出迅咒摆出场攻,并且抓到第二个迅咒。对手并没有组合技,只能回合末蓝愿找直觉,然后让过,我正好抓到了Force of Will,于是在我的回合末对手直觉找3个Show and Tell,我跳迅咒手摘坟场中的Show and Tell,对手反击,我再手摘,然后我和对手飚了一轮康,最终我手牌全部用光赢得了这一轮飚康幸运地拿下了对局,也收获了对杀哥吹逼的资本(他之前和我说我们的牌打不过母圣树所以需要放卡拉卡斯)。

R4 蓝黑死亡阴影 OO

这可以说是我用奇迹最会玩的对局,因为我玩过底密尔死亡阴影。第一盘没什么悬念,我抓到了脑激、迅咒和化剑赢得了比赛。第二盘对手前期攻势如潮,而我藏了一张B2B并成功结算。虽然对手地都被锁了但我还是面对着海量场攻。于是关键回合我沉思找化剑没找到,洗牌抓一张抓到从而翻盘。

R5 蓝白Bomberman XX

第一把我根本不知道对手是什么牌,对手下了些神器地然后开始出古文明之战,我感觉这牌很强就都给反击了,然后出了个大杰斯,然后对手喜笑颜开出了个欧瑞克修护士,之后狮眼钻石无限费弩炮将我击杀。第二把我知道了对手是什么牌,于是接了个反击多的7张并很早立出名师,对手却洞窟喊人类出了欧瑞克修护士,然后靠狮眼钻石和克萨的饰品的配合抓了好几十张牌,之后用洞窟出了名师造了比我更多的衍生物将我击毙。不得不说薪传GP还是很有意思的,要不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对手这牌是怎么回事。

2胜3负的结果显然不怎么样,也让我对第二天薪传主赛的前途感到忧伤,但是事到临头换套牌显然也不现实。于是我和陈欣荣以及杀哥练了练镜像之后,就一起由杀哥带路去吃了难吃的煮串后准备回房间休息了。在房间里,最终我和杀哥决定还是换回名师版本,然后主牌1个探寻阿兹坎特。下图是我最终GP正赛使用的版本:

周五

周五我和杀哥慢慢悠悠地晃到赛场后,不一会儿就开始了正赛。说实话我对T1.5正赛并没什么期待,希望别被虐的太惨就好(当然最后还是事与愿违)。下面就是正赛的经历:

R1 Bye

R2 Bye

R3 格利极Delver XX

第一把我先手,接了海岛平原注定抵消迅咒Force大杰斯的起手,1回合注定找到海岛抓了起来。对手1回合沉思过,我2回合怒挺抵消被Force于是我Force回去,但之后我的抵消就像失灵了一样不仅翻不到对手的费用,也翻不到任何沉思脑激这样的效果。于是我亮了好多终始化剑后输掉对局。备牌局对手展示了很精妙的操作,在抬手思绪我之后,成功地用正确的威胁顺序骗走了我的各种应对,最终结算了年轻烈焰术士造出Token,而我的终始之前已经用在了真名宿敌上,最终没能及时找到Mentor输给了年轻人。换备牌我换出了探寻阿兹坎特、预测、2个反击咒语、2个大杰斯、1个Force of Will、1个Tundra、1个Council’s Judgement,换入了密设爆裂物、消除魔障、3个红波、1个手摘、1个微安留、2个风暴康。

R4 格利极控制 XX

这个对局虽然我之前和主鞭练过,但不得不说GP实战还是很不一样。主牌局我和对手换了几个威胁之后进入中期,而中期格利极威胁费用低的优点就显示了出来,对手成功一个回合试图结算大嘴鱼和莉莉,我只阻止了大嘴鱼,于是被莉莉不停加豆。我试图找解,但在找的过程中对手又出了一只枭扩大优势。最终莉莉失控我还中了图赞输掉游戏。备牌局我接了一个没有风暴康的7张,却被对手2、3、4回合连续图赞毫无悬念输掉比赛。换备我换出了3个Force、4个化剑、1个终始,换入了3个红波、2个风暴康、1个Council’s Judgement、1个微安留、1个消除魔障。

R5 三定红XOX

到这里我已经发现了我和日本选手们薪传赛制的水平差距是多么巨大了,因此我的目标已经变成努力赢一小局然后去练T2。对手1回合五彩玛珂压阿恩祀群粉碎者吓了我一跳,然后三定法球被我Force,但下个回合结算了茜卓,并将我单刷。第二局我起手不错,有爆裂物和Force,于是我爆裂物赚掉对手的玛珂+圣杯后Force了对手的茜卓拿下。第三局我接了1地但有Force和消除魔障的起手,对手三定法球被我Force,然后我沉思4张没地,却抓到了手术摘除。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对手抓牌后摘三定法球,但突然想起之前我队戰神Sologo三定法球并不放满的就没摘,然后果然对手又出了一个,然后下回合又又出了一个,并用阿恩祀群粉碎者把我踢死。在祝对手好运后我果断Drop了这个GP。备牌我换出了探寻阿兹坎特、预测、1个大杰斯、2个抵消,换入了1个手摘、微安留、爆裂物、Council’s Judgement、消除魔障。

虽然薪传赛制我只玩了PTQ的5轮和GP的3轮,但不得不说我对日本一般牌手们的薪传水平感到震惊(当然主要还是我太菜了)。比如在第四轮对抗格利极控制的时候,虽然样本量有限,但我感受上讲对手对这个对局的理解是要在主鞭之上的。我认为这可能得益于日本当地经常能有高水平的T1.5比赛,因此日本牌手们就有不少高质量练习的机会。这次薪传的准备,我大部分都是在MO上进行的,现在想想,MO上的练习质量和日本GP相比还是差了不少的。过几天的奥洛夫杯我认为就是一次很好的练习T1.5的机会,因此我还是比较期待的。

在Drop之后,我快速前往外围区试图报名T2外围练牌,正好碰到了杀哥,一问发现杀哥也0-3Drop了,并且如我一样也只赢了一小局。这真是巧啊!于是我把杰斯凯要用的T2牌都甩给了杀哥,严格按照主鞭牌表组出了黑绿报名了一场超级单淘LCQ准备练练。由于之前我其他事情比较多,而有限的练牌时间都贡献给了T1.5,所以不仅对T2没什么底,而且好多T2套牌我见都没见过。但对于大师的牌表我还是有信心的,感觉只要我别总胡玩应该就有机会。最终我的牌表如下(正赛也和下面的牌表相同):

R1 阿布赞中速 XOO

对手看起来是一套正经的阿布赞中速,直到对手在先手4回合站住卡恩之后结算了神恩天降。先造了1个4/4天使并且下回合又补了2个4/4天使将我拿下。于是我换入了一些逼从来拿对手的大招和湮灭来杀对手的托卡特里仪队兵,然后换出了所有的1/3,缘木人鱼和罗堰地精。备牌局的进展就顺利了不少,两个备牌局我都成功找到究探究终拿下比赛。在打完比赛后,对手还问我是不是Pro Player,我只好苦笑着说不是,并且刚刚Legacy 0-3 Drop,也不知道对手听懂了没有。

R2 黑绿 OO

我G1先手,调度之后秒接了树林树林罗堰罗堰罗堰1/3的起手,占卜沼泽留在了上面,1回合树林罗堰后看到对手1回合躺进黑绿圈地喜笑颜开。果然我2回合又出了两个罗堰之后3回合抓到了探查生物找到薇薇安,然后薇薇安找到暴霸龙轻松取胜。备牌局我换出了所有的1/3,1/2探查和一只痛击霆伟龙(这也是主鞭唯一确定地告诉我怎么换备的对局,其他对局他说的都是看感觉换就行),换入了湮灭、蔑视、大瓦斯卡和恶源重生。在备牌局我和对手进入了黑绿传统的交换节奏,我和对手都没有暴霸龙,于是一直在交换鹏洛客和去除。其实黑绿镜像这个对局在我看来不是很有意思,因为双方套牌的破烂实在太多,而高影响单卡实在太少。大部分时候只要没人犯太大的错误,运气好而抓到足够高影响单卡的一方就会获得胜利。这也是为什么主鞭说要换出1/3的原因,因为你加再多血1/3也变不成高影响单卡,毕竟这对局里去除实在太多,而值得杀又能杀掉的牌太少了。

我和对手交换了几轮之后,对手站住了午夜镰刀手,于是我开始落入下风。对手探查到了又一张午夜镰刀手,而我则探查到了大瓦斯卡。我出了大瓦斯卡造人,对手如我所料杀手留念了我的大瓦斯卡,被我重置之后直接究终。这时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我并不知道镰刀手是非衍生物的生物死去时掉血,而对手的生物里恰好有一个之前他的大瓦斯卡造出来的2/2。也就是说,我本以为我这里究终只要对手没法去除自己的镰刀手我就赢了,但实际上对手还会剩1却能抓10张牌。正当我在为自己的无知懊恼不已的时候,对手已经派出了1/3和探查的组合当回合加了6点血。但还好,我在重置之后抓到了676,并且还用之前存住的狗瞪死了对手长大了的1/3,最终靠676抢死了对手。我个人认为如果我是对手的话,这盘我不会选择探查保留第二个3/2,因为当时对手的血量(11)其实不太支持他场上站两个镰刀手,而我俩的生物数量大体处于均势,因此他不太能进攻我来促使我交换(我会中再踢他)。有可能他去迅速试图滤一张高影响单卡会是更好的打法。但无论如何,我的确是打错了靠运气好拿下了这一盘。

R3 红白天使OXO

G1我抓到了不少狗,把天使们都瞪死之后轻松取胜。G2对手抓了3个仪队兵而我只抓到了2个湮灭所以我输了。G3对手只抓到了1个仪队兵而我抓到了2个湮灭所以我赢了。没错,这对局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备牌我换出了一些罗堰、所有镰刀手、2头暴霸龙和1个缘木人鱼,换入了-2/-2、煤烟仪式、霆伟龙、湮灭、蔑视、瓦斯卡。

R4 藏宝图红 OO

G1我抓到了2个蔑视解掉对手的2个凤凰,而他其他的牌实在打不过我其他的牌。G2我抓到了2个逼从拿掉了对手的藏宝图和卡恩,而对手则爆地了很快就输掉了比赛。换备我换出了一些罗堰、所有镰刀手和1个薇薇安,换入了一些逼从、霆伟龙、蔑视和瓦斯卡。现在想想这么换备其实有点问题,但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对手牌里有攻城指挥官这种东西。在打完之后,我询问了裁判得知奖品第四轮输赢奖品只差2bye后,主动表示我有2bye投给了对手。对手很高兴,在一起去领奖品券的路上夸奖我说有2bye怪不得是Good Player。我只能苦笑,对手显然还不知道2bye根本不需要Good,甚至连Average都不需要,只需要满世界送钱就可以拥有。

无论怎样,LCQ上的4-0让我恢复了点信心,之后我遇到了Legacy比我多坚持了几轮但也没进Day2的主鞭,并且和主鞭讨论了一下黑绿的备牌策略。按照主鞭的精神,黑绿换备牌的关键就在于前面说的看感觉换。相比很多其他的套牌,黑绿的游戏计划的确是空前多变,而这种游戏计划的转变能力可以说是黑绿最大的优势之一。而黑绿的套牌结构某种意义上讲是围绕着重复探查设计的,因此在备牌局,我们很难说对套牌做出太大的变化,因为即使对抗快攻,你也需要有足够强的利用法术力的手段(无论是镰刀手抓牌还是暴霸龙或者瓦斯卡这样的6费曲线),否则你前期连续探查一旦探查到的都是地你就将无法利用这些资源了。罗堰地精的位置则也是类似,这套牌对法术力的要求很高,但在不少备牌局罗堰地精的影响的确会下降(尤其在你会换入清场时),因此我很多时候都会看情况下1个、2个或者3个罗堰,来体现这种我想抓到但又不想抓多的心情,毕竟主鞭的版本只有23地。似乎在三天的T2比赛里,我从来没有换出过全部的罗堰地精,也只有在镜像对局里才保留全部的罗堰地精。

在和主鞭练了练牌之后,我就和主鞭杀哥一起去吃了晚饭,并且在饭后房间里吊打了杀哥的杰斯凯控制作为赛前最后的准备。在提交了牌表并且又反复领悟了一下主鞭关于看感觉换备的精神之后,我们很快就睡觉了。其实当时我对于第二天的标准GP也并没什么期待,在最近我个人越来越觉得为了成绩去打GP其实是一件很难论证的事情,因为竞技万智牌的投入产出比实在是令人发指的低。对我来说,万智牌GP更多是给我提供一个机会,去和我的好朋友们一起享受这美妙的游戏。因此虽然我T2很多牌都不太了解,但只要能尽量玩好,我想无论怎样的结果我都会能开心接受的。


我要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评论,与本站立场无关!

暂无相关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