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绵羊>文章>当梦想照进现实 ——我的亚特兰大大奖赛战报

当梦想照进现实 ——我的亚特兰大大奖赛战报

作者:郑沛元日期:2018/11-19 

大家好,我是来自TCP战队的北京非著名可爱牌手Keaidepy,在本月初举行的亚特兰大大奖赛上,我使用班特精怪套牌获得了冠军,下面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夺冠过程以及所思所想。

赛前准备

故事的开始需要从三个月前讲起,那时我原本计划参加九月举行的香港大奖赛。在准备参赛套牌的过程中,我发现已经使用了一年的五色人类似乎越来越难以取胜了,在寻觅新套牌的过程中,我发现了班特精怪。一向喜欢生物套牌的我一下就对它爱不释手,在与好友们的其它套牌测试后,我发现这套牌不仅对当时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类套牌占有优势,也因为有完备的备牌计划而没有什么一边倒的差对局。再加上我一直喜爱的捷克选手Ondrej Straky操控这套牌在八月底举行的布拉格大奖赛打进了四强,这更加坚定了我选择这套牌的信念。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超强台风“山竹”的到来打乱了我的一切计划,虽然我在周五按原计划飞往了香港,但晚上就得知了周一回京航班取消的消息。为了确保赶上周二飞往美国上学的航班,几经权衡之后我选择了在周六提前返回。于是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周六清晨,当与我同行的伙伴启程前往赛场时,我却独自乘上了去往机场的地铁。

在这个充满戏剧性的周末,我的前队友徐思瀛在香港打进了八强;队友张伯伦抓住最后机会到达了金级;Strasky更是称雄斯德哥尔摩。更妙的是因为我并未参赛而在第三轮“捡”得一胜的的那位对手也挺进了香港GP的八强。一位好友在我朋友圈下的评论:“可能你在八强就是你的了”着实让我感到心碎。就这样,带着无尽的遗憾,我踏上了飞往洛杉矶的航班。

作为一名刚刚来到美国上大学需要适应的新生,我原本打算只在美国参加GP丹佛这一场大奖赛,然而虽然是与两位GP冠军队友并肩作战,但赢弱的牌池依然只让我们取得了5-3的成绩,无缘第二天的比赛。在那个寒冷的雪夜,我第一次产生了再打一场GP的念头,没想到队友周子睿当即表示假如我前往亚特兰大可以同时借我实体以及MO班特精怪供我练习和参赛。再加上发现这场GP的下一周末将在同一地点举行专业赛,所以此行也能见到众多来自国内的好友,于是在回到学校的第二天我就预定了机票。

然而准备过程也并不一帆风顺,虽然练习的前几个league我获得了多个4-1以及一个5-0。但很快我就发现精怪面对因新牌寒意蔓延而崛起的发掘套牌似乎毫无还手之力:主牌局几乎毫无胜算,备牌局必须抓到坟场hate才有一战之力。于是换套牌这一想法跃入了我的脑海,但在用发掘和塔脉炉各打了几个league后,发掘的操作复杂程度以及塔脉炉凑不齐时的无力感让我重新组出了精怪。

在参考了香港大奖赛时战神支逸珉的牌表后,我选择了减少主牌的流放之径而使用反射法师。这样一来不仅增加了征召军伍和幻象身影的强度,也使得对生物套牌以及黑绿系rock套牌的胜率得到了提升。为了加强对发掘的抗性,我又在备牌使用了托玛墓穴。

在经过一夜的飞行,品尝了数十种来自世界各地的可口可乐以及观赏了一个多小时可爱的水獭之后,我终于在周五下午抵达了赛场。见到从国内赶来的CEO和主鞭等来参加PT的牌手之后,我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了来自家乡的温暖。在体验了人均50+美金的大牛排子;与同样使用精怪的坦神对备牌进行了微调;以及和支pro练习了几局之后,我很快进入了梦乡。不知道,明天等待着我的究竟会是什么呢?

比赛过程

因为有两轮轮空的缘故,我获得了充足的睡眠,用过早餐之后,上午十点左右,我们一行人前往了赛场。

Day1

Round 1 Bye

Round 2 Bye

Round 3 红绿泰坦变境 OO

Round 4 勇得 OO (Thomas Hendriks)

Round 5 红烧 OXO(Li Jingyang李总)

Round 6 白绿贴皮 XX

Round 7 白蓝控制 XOO (Gregory, Orange)

Round 8 勇得 OO

由于篇幅有限,我将着重介绍我记忆深刻以及较为关键的对局,请大家见谅。

R4 对阵操控勇得来自荷兰的著名选手Thomas Hendriks,第一局对手并没有使用手牌破坏,只在二回合挺出了流浆,在被反射法师流浆接镇咒灵压大莉莲娜接军伍之后投牌认负。第二局对手先手调度,我起手大主教+陵墓游灵+反射法师+军伍+三个地完美起手,对手审讯长考之后扔掉了大主教。我一回合陵墓游灵对手二回合出亲信,我二回合抓到了另一个陵墓游灵遂释放打2让过,对手三回合又出了第二个亲信。第三回合我抓到了卓兹克队长,思考之后决定与之race,放弃了反射法师计划出队长打6.对手虽然多抓两张牌却依然解不掉队长。“I thought the game will go long”,Thoms无奈的伸出了手。

R6 对阵来自墨西哥的今年伦敦大奖赛冠军,他使用一套白绿贴皮,这是一个班特精怪的差对局。令人意外的是对手竟然一回合找地找出了树灵乔木,然而正当我开心的看着手中的反射法师时,对手却二回合立刻给它贴上了精魂披风。随后在贴了一堆皮之后我苦于抓不到流放败下阵来。备牌局对手故伎重施,一回合找出树灵乔木接二回合寇族魂舞者,我的流放只得交给魂舞者。三回合对手抓到了没林斥候开始咣咣贴皮,我无法抵挡坚定勇气带来的巨大血差输掉了这轮比赛。

R7 对阵PT25周年冠军成员橘子哥,由于此前看到他使用白蓝控于是第一局后手keep了两个精瓶一个地有123费人的起手,然而对手三回合的扣留法球使我的希望成为了泡影,直到对手泰菲力开大我也还只有一块地。第二局我抓到了两个陵墓游灵外加备牌的莎莉娅和无私精怪,在流放无私精怪被我牺牲陵墓游灵反击以及最高裁决被镇咒灵之后对手收牌。第三局对手除了二回合终始了我的大主教之后因为卡地被游魂单刷,只能投牌认负。

第八轮战胜另一个勇得后我取得了7-1的成绩。在享用了一顿日式晚餐之后我们便返回了酒店,查看standing之后发现因为战胜我的贴皮获得了全胜,所以我的小分很高排名第18。

Day2

Round 9 五色人类 OO

Round 10 班特精怪 XOO

Round 11 红绿泰坦变境 OXO

Round 12 五色人类 OXO

Round 13 班特精怪 OO

Round 14 蓝绿侵染 OO

Round 15 红黑石椁 OO (Martin Juza)

虽然第二天的比赛在九点开始,但由于冬令时时间在周日凌晨调慢一小时的缘故实际上多休息了一个小时。原本以为自己睡了两个小时的CEO在发现自己实际睡了三个小时之后也因此表示自己精神抖擞。

R12 在上轮战胜scg著名女变境牌手之后我的成绩来到了10-1,此轮对阵一位穿着万神殿队服的人类选手,然而后来发现他好像只是一位粉丝。第一局对手用航筝掠盗扣走了我的两个军伍,抓到反射法师之后我与之race引诱对手all in,对手果然中计,我用精瓶倒出反射法师拿回军伍并释放,一波将对手打崩。第二局对手抓到了许多教区斗士和副官,比我的小精怪们大了好几圈,只得进入决胜局的较量。第三局我完美起手,一回合主教接二回合镇咒灵三回合镇咒灵加流放四回合军伍,这对只能在主回合干事的人类来说简直是毁灭性打击。

R14 这轮之前我的成绩来到了12-1,仅需一胜就能获得PT资格并且基本锁定八强。入座后发现对手是一位来自ARG战队的美国年轻选手,还没开始比赛对手就因为牌有标记吃了一个警告。对手表示自己被裁判叫走的时候感觉自己凉了,这要是吃个gameloss可能他得后悔死。第一局对手一回合油亮妖精,二回合主回合生体突长之后防御全开,我响应流放后对手再防御全开。我二回合下地让过之后对手难掩欣喜之情,迅速重置进攻。然而当我闪现缀链灵后对手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只得使用广林藤蔓+4+4保住油亮妖精。在用卓兹克队长阻挡又消耗了他一个膨胀咒语后,军伍翻出的飞行大军接管了比赛。备牌局我的起手很好,而对手在肢解了我的陵墓游灵后却卡了一回合地,我的莎利雅随后登场对他更是雪上加霜。在几经交换之后我靠白绿指多加的一个指示物打掉了对手最后一点生命。13-1!我终于获得了梦寐以求的专业赛资格,好友朱宇轩也第一时间跑来向我表示祝贺。

R15 对阵14-0的捷克名人堂选手Martin Juza。在认真研究过standing之后我们发现我即使输了也稳进八强,于是我们决定不约合进行战斗。可爱的Juza坐下后表示自己一直没准备摩登,所以想看看对班特精怪这对局怎么样。由于都锁定了八强并且我们旁边的2-5桌全部被叫上了焦点桌,空旷的比赛区域和轻松的氛围一度让我忘了自己在参加GP。第一局Juza的火热探究被陵墓游灵反击后卡了一回合地,二回合我又连出了两个陵墓游灵,Juza循环了几个街道鬼魂加丧信掠夺后出了钓客加空壳石椁,让过回合到我钓客被我反射法师,陵墓游灵进攻。而后在我复制了反射法师外加结算军伍后Juza投牌。第二局,我二回合即挺出了得享安息让Juza的游戏计划难以实施,虽然他而后用密爆炸掉了得享安息但节奏已落后太多。在我挺出崇拜之后Juza无奈的笑了笑,在流放了钓客后我完成了最后的斩杀。14-1!这是一个我从前从做梦也不敢想象的成绩。

Top8

Quarterfinal 黑绿塔脉炉 OXO (井川良彦)

Semifinal 鳞甲共鸣 OO (Christoffer Larsen)

Final 制铁厂组合技 OO (Piotr Glogowski)

在和新晋台湾队长叶老板合影以及食用了一袋巧克力补充能量后,我开始了自己第一次大奖赛淘汰赛阶段的征程。

Quarterfinal 对阵上个月刚刚在名古屋进入四强的前HareruyaPro成员井川,第一局可怜的他就调度到了四张手牌。因此我也从内心深处觉得这局拿下了,然而这也险些造成惨痛的后果——我一回合大主教对手一回合下了个组件出五彩星过,到我思考之后我觉得应该尽快出人踢他,于是选择了大主教进攻出无私精怪而不是保留镇咒灵。如今想来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失误,因为塔脉炉这套牌的特殊性意味着对手能否凑齐这三块地以及何时凑齐将对对局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他所有的滤牌咒语和找地咒语都只能在主回合释放,所以保留镇咒灵就显得很有必要了。果不其然,对手迅速惩罚了我,二回合使用森林占卜找到了最后一种缺失的组件。三回合我补了两个人后对手三回合卡恩放逐了我的无私精怪。我反脚踢死卡恩后留镇咒灵让过。对手四回合出探险地图被我镇咒灵随后结算了遗忘石,这时我看到观战的高桥已经蹦了起来。可惜我手里一直保留着第二个无私精怪,井川没有抓到肢解投牌认负。第二局对手先手三回合亚龙卷,虽然被我反射法师拖延了一下但我还是惨死于钨拉莫和遗忘石的屠刀下。第三局我们俩都进行了调度,手牌质量都不高,我到三回合才释放了游魂这第一个咒语,而对手也一直没有凑齐组件,只出了一个仅有一个指示物的弩炮。在被齐心一致了唤醒古物后对手没能抵挡住游魂的攻势。

就这样,我晋级了四强,在接受了众多队友和主鞭等人的慰问后,我走向了我下一个对手。

Semifinal 对阵丹麦海军Christoffer Larsen的鳞甲共鸣,此人虽然看起来身强力壮但实际上是个逗比,在八强开始之前他开始用骰子们构建“高塔”这一举动引发了大家的一阵欢笑。

第一局对手出了两个能缰工人后钢铁督军被我反射法师,出了两个机库又被我复制反射了其中一个,接下来的回合我不仅用精瓶倒出镇咒灵压了督军又军伍翻出了幻象身影加队长杀死了悬念。第二局对手的二回合能缰吞噬兽被我的暮秋骑士斩于马下,而后我又挺出了得享安息遏制住了套件异能以及机库。但对手依然靠第二个能缰吞噬兽疯狂输出,不过在我的填挡下对手还是没有race过我的空军部队。值得一提的是这局我又犯包了QAQ,在两个头子的加持和一个进场异能结算之后我的陵墓游灵只打了三,这也直接导致了我晚一回合踢死对手。

打完这局,我从队友周子睿处借来了四位GP冠军穿过的队服外套,再加上有严“180”淦和小睿睿两名GP冠军在我身后督战,所以我并不紧张。

Final 对阵此前以明灯控而著称的著名mo玩家Kanister操控的制铁厂组合技。可惜他的命太苦了第一局变成了Kadister,在七张牌没有地之后他只能出了个0豆爆裂物让过,在心灵石和唤醒古物被我先后镇咒灵之后对手迅速投降。第二局的进程更是一边倒,我一回合大主教二回合游魂三回合无私精怪加沉重静寂四回合暮秋骑士加复制暮秋骑士把对面的废铁打捞械和制铁厂都砸成了废铁。对手只好无奈的伸出了手。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成为了TCP今年第五名冠军。

(半决赛和决赛都在网上有视频资料,欲知详细比赛过程可以去搜索)

赛后总结

不得不承认,在整场比赛里我的命实在是有点好,尤其是最后几轮不仅在关键时刻抓到了所有需要的单卡而且对手也时常展开不顺。在这16轮里我更是一套发掘都没有遇到,相比之下和我使用相同套牌的坦神好像第一天就遇到了三套发掘。不过,我还是想就以下几部分进行分析。

首先是关于心态的调整,从前我在进行关键对局是心态也时常波动很大,但我发现背着想赢怕输的心理包袱打牌反而会让自己更加紧张从而导致犯错的几率增加。所以后来我逐步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在打牌的过程中只专注于局面而尽量不让自己受成绩等场外因素的干扰。在这次大奖赛每个轮间休息时间我都会去一次洗手间,喝一次水并且听一些比较舒缓的音乐来放松心情。正因为这样,我全程都没有感觉有太大的心理起伏。

其次我认为控制好打牌的节奏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而这在线上万智牌是很难练习的。这件事虽然比较玄学,但以我个人感受来看,玩万智牌和众多体育运动一样,一旦进入对手的节奏,输的几率会比正常对局的增加。以决赛为例,在Kanister输掉第一局之后,我明显感受到了他有些急躁,这一点可以通过他迅速的换完备牌并且洗好牌将他的牌库摆在我面前看出来。在这个时候,我选择了放慢了自己的速度,直到裁判过来催促我才开始按照自己习惯的速度洗牌。我想这应该算是一个避开了进入对手节奏的例子。

最后,我还想再提到一个细节。在瑞士轮的13轮比赛中,我有多达九轮坐在所有正赛比赛区域的第一排。而在这九轮中有八轮我都刻意选择了内侧也就是远离观众的一侧就座(例外的那一轮是因为对手先到了)。此前我也听说过某些牌手迷信某一侧的座位可以给自己带来好运,但我的选择是有原因的。因为坐在外侧意味着套牌更容易被旁观者看到,所以这会使套牌暴露给更多人的几率增加,而尤其在摩登赛制中假如提前得知对手的套牌会带来很大的优势。更为重要的是,假如你的手牌会被很多人围观,他们可能会在身后窃窃私语探讨他们将会选择的打法或对你的选择做出评价,这样便会影响你的思考过程,容易造成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

我的故事

原本我就有在参加完这场大奖赛后写一篇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我和万智牌之间故事文章的打算。以前在我的计划中这原本应该是一篇充满悲壮的文字,但现在的结果让我自己也有些哭笑不得,但我依然还是想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历。

早在2016年的夏天,我有幸和主鞭以及solo一同前往悉尼并在现场观看了异月传奇专业赛。在现场见识到了世界最高水平选手之间对局的场面之后,我在心中暗自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在高中毕业前获得专业赛资格。

在经过了近一年的努力之后,我终于获得了对应依夏兰专业赛的RPTQ资格。为了备战这次比赛,在去年夏天我终于把一拖再拖的mo练习计划付诸实施,可以说从那时开始,我开始了对PT资格的最后冲刺。然而迎接我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京都大奖赛在day1 8-1后第二天只取得了惨淡的2-4;上海大奖赛7-1-1后,第10轮CEO为了避免拖平而投给我,但我在后四轮却只获得了1-3再次无缘八强。而两次RPTQ的成绩更让我感到功亏一篑:八月北京依夏兰RPTQ我虽然获得了瑞士轮第一名但由于改制后对人数的限制只有两个资格,我在四进二输给了著名在日中国人肖汉,而这也让我错失了参加Team Series成为“Heroes of China”中一员的机会;11月决胜依夏兰RPTQ,我又一次以瑞士轮第一打进八强,但这一次在决胜局中又被张宏强topdeck的一张塔脉炉组件粉碎了梦想。输掉这局比赛之后,我因为承受不了心理的巨大压力甚至流下了眼泪。

转眼时间来到今年2月,在我的众多好友一同出征毕尔巴鄂时我却只能在屏幕前观看直播。为了准备3月的多明RPTQ我又进行了大量的限制练习,但这一次我甚至连八强的边都没摸到。在又经历了京都团队构筑差一胜错失两分;北京GP犯包怒送一轮;25周年RPTQ前三轮不败后四轮不胜等几场比赛之后,我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永远都获得不了这个资格了。在千叶GP前后我已经开始产生了对万智牌的厌恶情绪,在输掉第八轮无缘第二天之后我甚至感到了些许的轻松和解脱。

就在这时,我无意中读到了日本选手原根健太在2017年关于自己如何实现专业牌手之梦的文章。他与我有些相似的心路历程让我感到了共鸣,而这篇文章中最为打动我的是便是那句“最重要的是要继续去玩万智牌,要开心的玩万智牌,绝不要在痛苦和绝望中去玩”。在读到这句话的那一刻,我不禁开始反思自己以前近乎病态的逼迫自己去实现所谓的“梦想”真的好吗?当我已经在深夜感到疲倦时依然强迫自己继续玩真的能有什么帮助么?在过去的将近一年时间为了玩好这个游戏几乎我放弃了所有其他爱好,这样真的值得么?

不,我要的绝不是这样玩万智牌的方式。万智牌已经教给我了我许多学校里学不到的知识,让我认识了如此多的朋友,带给了我很多新奇的经历,它已然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假如就因为一个所谓的目标而让带给自己无数快乐的游戏转变成了痛苦的根源,那简直是太愚蠢了。

就从那时起,我决意以后只快乐的玩万智牌,不再强求自己如何如何。就这样,我带着这样的心态来到了美国,来到了亚特兰大。

写在最后

最后的最后,我想如今的我必须感谢两年前那个16岁的自己,假如那时我没有毅然决定和当时还并不熟识的主鞭一起踏上飞往澳洲的航班,恐怕后面这么多的故事都不会发生吧。正如我喜爱的已故台湾说唱歌手宋岳庭所说:“没有自信之前,先用你的勇气”。毕竟每个人只活一次,想做的事假如有条件的话就一定要去做。走出你的第一步吧,你的梦想或许也没那么遥不可及!

顺祝下个月参加静冈GP以及在世界各地参加RPTQ的中国牌手武运昌隆,我们克利夫兰见!


我要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评论,与本站立场无关!

暂无相关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