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绵羊>文章>摩登禁牌表变化解读

摩登禁牌表变化解读

作者:郭城日期:2018/02-14 

Hi,大家好。如我之前所分析地那样,威世智在刚刚公布的摩登禁牌表变化中选择了解禁而不是禁牌,并且放出了两张在竞技万智牌历史上有着重要地位的单卡,即血辫地精和心灵塑师杰斯。其实这次禁牌表公布之前,有心的读者无论是观察MO牌价变化,还是国内外社群内的舆论的话,应该并不难猜到威世智这次会选择解禁一些高强度单卡。但即使是这样,在看到确切消息的那一刻,我还是非常激动的,因为在我看来这次解禁的两张牌将会在本质上影响摩登的格局。今天就让我简单地和各位读者分享一下我对这次禁牌表变化的一些想法。

57.jpg

首先来说,这次的解禁其实并不能用对待往常禁牌表变化的思路来分析。比如在之前诸如解禁苦涩花开、驯良之剑或者先人的预示的时候,我们经常会想这些牌可以放入摩登中的哪套牌里,并以此为基点来分析这些牌对整个环境的影响。这次的解禁,再这么想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这次放出的这两张牌和其他的一些高强度单卡不太一样。血辫地精和心灵塑师杰斯对套牌构组的限制效应实在太低,从而这两张牌解禁带来的可能性几乎可以用无限来形容。

50.jpg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可以简单看一下摩登赛制内的一些其他高强度单卡。比如经常被拿来类比杰斯的卡恩,虽然说3回合卡恩非常强,但卡恩附带的套牌构组限制也非常巨大。基本上来说,只要你决定放卡恩,你套牌里的一多半位置就提前决定了(你显然必须得放塔脉炉,然后必须放找塔脉炉的牌,而这些牌的存在就注定了你不太能放太多有色咒语,或者必须放五彩星调色等等,然后你就一定会怕沉重寂静和炸地类效果)。之前解禁的先人的预示和苦涩花开也是一样。先人的预示在解禁时我就分析说这张牌对套牌构组的约束很可能是摩登环境无法克服的(你必须有办法消化中后期抓到的先人预示,还必须能有足够的1换1手段活到先人预示结算,于是你不如放古尔玛钓客直接踢死对手)。苦涩花开则也很明显必须要有足够多的仙灵配合追回2回合送对方Time Walk的劣势(而其他的仙灵牌在摩登环境中强度实在不太够)。类似地,目前摩登使用频率高的很多单卡都附带有这样的限制,比如PT上表现不错的死亡阴影必须配合足够多的对自己造成伤害的牌,从而很可能不能放太多地(因为生命值太低不善于进行长盘对局),而最终赢下PT的灯笼控制则绝不可能放太多高费曲线,以免影响陷阱桥。

4.jpg

上文所述的这种效应是再正常不过的,也是摩登目前这么多套牌类型能成立的本质原因之一。正因为摩登的大牌池允许了很多类似于塔脉炉出卡恩这样的,一旦你贡献足够的套牌构组资源给一个思路就能实现的强力效果,所以摩登才有那么多能玩的牌。但是,血辫地精和大杰斯则完全不一样。这两张牌几乎可以说对你套牌剩下的71张牌是什么没什么要求。或者说无论你套牌剩下的71张牌是什么,这两张牌都足够强。血辫地精很容易理解,毕竟只要套牌里有足够高效的2、3费曲线血辫地精就会很厉害,而放点塔莫耶夫或者莉莲娜又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大杰斯在我看来则更加夸张,因为它是万智牌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无论场面是优势、均势还是劣势都能发挥重大作用的单卡。在优势和均势时,大杰斯论命控制对手的威胁结合自身的高忠诚度经常等于在给对手提出一个没有答案的难题。而即使在劣势时,大杰斯脑力激荡结合摩登广泛被使用的找地地,不仅滤牌效率(相对于浆液预示等摩登常见滤牌手段)颇高,同时还在场面上留下一个对手必须处理的永久物。


所以我个人认为,这次解禁将会让摩登目前不少套牌思路直接消失,并且凭空催生一些新的套牌思路。我们着实没有必要再去想比如阿布赞未来会怎么样或者蓝月亮里能不能放杰斯这样的问题,因为放了血辫地精的黑绿色系套牌很可能和现在的黑绿色系思路们运作起来感觉都完全不同。我们应该做的,其实是把一切推倒重来,在之前诸多中速套牌的废墟之上依靠血辫地精和心灵塑师杰斯这两张超高强度单卡构组新的摩登套牌。这种推倒重来的效应,在我看来可能对诸如塔脉炉、共鸣或者五色人类这样的极端配合套牌来说也不可避免,因为这些套牌需要应对的消耗手段显然会迎来一次重大的变革。

224.jpg

具体来说,血辫地精的解禁很可能会让PT上数据上看表现最好的套牌类型,即思绪-审讯-送终一击套牌的各个变种(比如死亡阴影套牌和阿布赞)互相融合成一类套牌。由于血辫地精-红黑指命这样的强力消耗引擎的存在,以及红黑绿色组内天然存在着大量优质去除,我认为传统死亡阴影套牌的生存空间可能已经不再存在了。我在之前多次提及过死亡阴影之所以强就是在于它能迅速地把思绪-审讯-送终一击组合创造出的优势窗口转化成胜势,而如今有了血辫地精-红黑指命这种几乎无法依靠常规手段战胜的后期配合,很可能不再有必要付出死亡阴影所要求的套牌构组代价了。这样一套血辫地精-红黑指命套牌中还可以随时根据Metagame的具体演化随意混入诸如徘徊灵魂或者雷鸣法师这样的针对性单卡,享受不再受死亡阴影套牌构组要求制约的红利。

26.jpg

大杰斯的可能性则要比血辫地精更难判断,因为它对剩下71张牌的要求比血辫地精还要低。如果必须要做出判断的话,我个人比较看好两种潜在的大杰斯思路,即蓝白奇迹类思路和蓝黑节奏类思路。蓝白奇迹类思路很简单,就是依靠大杰斯、抉择和显现未来来触发终始和敦请天使,然后依靠蓝群列来保护杰斯。虽说抉择和显现未来与脑力激荡相比要弱了不少,但1个费瞬间终始的潜力在如今所有主流几乎都是生物套牌的摩登中实在难以忽略。蓝黑节奏类思路则是一套以杰斯作为曲线顶端的中速套牌,利用上文提到的思绪-审讯-送终一击组合来完成前期过度,并阻止对手建立太好的场面,然后在3-4回合靠大型掘穴生物、迅咒返照和莉莲娜的一个组合接杰斯直接杀死比赛。


说了这么多,很容易发现我对于血辫地精和大杰斯在摩登中的表现还是非常期待和看好的。但是,话说回来,那这是否说明这次禁牌表的变化是理所应当的呢?我个人其实是持反对意见的。如同我在之前一些文章中所说的那样,如今的摩登赛制可以说处在一个非常好的位置,并且一直都有新的思路涌现出来,比如PT上大放异彩的马尔都年轻人和五色人类套牌。在这样的一个节点下,威世智选择修改禁牌表放出血辫地精和大杰斯,虽然我能理解其动机,并且的确能够给环境带来很大的变化,但我认为是有点用力过猛的。在PT之后,玩家们还没来得及尝试PT上出现的新套牌,而这时放出这两张牌会直接让PT上的不少牌表不再成立。在如今这样一个摩登广受欢迎的时间点,除了为了销售未来的产品外,我很难想到这样做的必要性。毕竟禁牌表什么时候都能改,为何不等过一段时间,PT的热度下降,环境相对缺乏变化时再改禁牌表呢?更何况这次禁牌表的修改恰逢GP里昂之前,而为了照顾玩家对GP里昂的准备威世智又早已表示禁牌表将在GP里昂之后才生效。那这样一来GP里昂不就变成了一场毫无意义的比赛了吗?


同时,放出的这两张牌的风险也不容小觑。首先来看,这两张牌的解禁一定会让摩登的套牌多样性受到打击。之所以在PT上的红蓝色系消耗类套牌中,有人放穿越裂罅,有人放白金皇像,而又有人放冰封巨物,就是因为目前的蓝色系套牌缺乏一个足够全面的终结手段。如今有了大杰斯,上述的这些牌直接把他们各自的胜利手段全换成大杰斯就完事了,那上述的这些套牌类型自然也将全部不复存在。于是,我认为在未来我们会看到摩登的套牌类型逐渐减少,黑绿色系和蓝色系消耗套牌都将逐渐向着趋同的方向演变,因为我们不会再需要为了支持特定的配合和胜利手段放那些被迫放入的单卡了。上述的这些特性同时也会导致极端配合套牌的类型减少,因为既然消耗手段趋同,那自然对抗流行消耗手段差的配合套牌也将占比下降。再往后,由于套牌多样性的下降,很可能摩登群雄争霸的时代会宣告终结,我们又将迎来明确的摩登第一主流思路。而到了那时候,势必又会有大量的禁牌呼声出现,到那时候威世智又该如何做呢?再禁掉血辫地精和大杰斯吗?


我衷心地希望我对于血辫地精和大杰斯对环境多样性的破坏效果的判断是错的,因为我非常期待能够长期在摩登赛制中使用这两张曾经在标准和扩充赛制给我带来过不少欢乐的牌,并且也不想看频繁禁牌和解禁对整个玩家群体的伤害。摩登赛制这一段时间的健康状态,随着禁牌表的变化是会不复存在还是持续下去,可能也只能让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了。但是无论如何,作为要在不久之后的GP京都上代表魔法绵羊三队玩摩登的人,我知道我的测试一定是会从4个大杰斯开始的。


我要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评论,与本站立场无关!

暂无相关卡牌